<big id="hcdzo"><noscript id="hcdzo"></noscript></big>
<progress id="hcdzo"><tr id="hcdzo"><object id="hcdzo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hcdzo"></em>

    <em id="hcdzo"></em>
    <dl id="hcdzo"></dl>
    <progress id="hcdzo"></progress>

            第8章 百尺巷的妇人

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7-04-20 10:04:02|字数:2648

            诛心镇的夜来得本来就早,何况正值秋时。唐剪找到阮山郎家之时,早已户户掌灯。

            那阮山郎家是住在百尺巷,原来那新一个被“恶鬼”杀死的车夫王度,也就住在百尺巷头。

            经过王度家门口时,唐剪看到他家院门敞开着,门里院外到处撒着新鲜的纸钱,被夜风轻轻掀动,窸窣有声,只是房中却漆黑静默,已经完全没有了生人气息。

            唐剪看了看王度的屋檐,此时那里空空如也,迷离星尘罩着斑驳旧瓦,不知道是不是有个隐了身的鬼魂正端坐正?#23567;?

            唐剪在王度家门口停了一会儿,看着浅浅的百尺巷,心中滞闷,仿佛看着的是一根被活活扯断了的血腥?#27973;Γ?#22909;半天才重新举步。

            走到阮山郎家门口时,还没起手?#24471;牛?#21776;剪已经听到里面传出的嘤嘤哭声。

            那是忍不住又不敢放声的哭泣,夹杂着恐惧、担忧和悲伤,像无根飘萍断于流水,听来分外令人心疼。

            “爹怎么还不回来?娘,我害怕。”

            哭声里,又有一个稚嫩的童声?#24551;?#22320;传了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没事的,小山,爹很快就会回来的,?#27426;?#27809;事的。”

            回应童声的,是一个颤抖的妇人声音,声音中仍残留?#25490;?#21147;止住哭声后的哽咽。从她声音里挥之不去的担心恐惧可以听出,她的安慰或许?#38498;?#23376;有用,却根本无法安抚她自己。

            唐剪想,这妇人自然就是阮山郎的妻子冯氏了。

            诛心镇出了一个“恶鬼”,这个“恶鬼”滥杀无辜,给诛心镇制造了极大的?#21482;牛?#39318;当其冲的,就是妇孺——在冯氏?#36864;?#30340;孩子颤抖恐惧的语声里,唐剪感到愤怒起来。

            他蓦地发觉,此时此刻,自己竟是第一?#25105;?#37027;杀人的“恶鬼”感到愤怒。

            此前,即使是初听到三叔被杀,被那么?#33125;?#30340;杀,自己都并没有产生愤怒的情绪,只是一?#26412;?#24471;心中滞闷,之所以回来,也只是因为不能不报三叔的恩情。这突如起来的怒意,使他惊觉自己的心久已麻木的真相,不由一阵心悸。

            还好,自己的麻木还没有到达无可救药的地步,毕竟,还有妇孺的惊恐无助,能让自己心有所?#23567;?

            慢慢抬起手,唐剪敲了敲门。

            “噔、噔、噔。”

            三声响轻轻荡起在百尺短巷。被打破的?#24067;?#20013;,似乎有?#35009;?#28508;伏之物陡然拉紧神经,躲进了更黑暗处。

            “谁?!”

            阮山郎家院里,立刻有一声警惕的询问传了出来。是那妇人冯氏的声音,声音里带着骤然更增加了的恐惧,可见即使唐剪已经尽可能轻柔地敲门,依然吓到了她。

            唐剪尽量使自己的语气舒缓熨慰:“请问这里可是阮山郎阮大哥家?我是顾行途先生之侄唐剪,为家叔之死回来,有?#22919;?#35805;,想来请教大嫂。”

            院子里静默了一会儿,似乎是稍感安心,又似乎是在思考,然后冯氏的声音又提防地说道:“顾先生的死,我们?#35009;?#37117;不知道,为?#35009;?#26469;问我们?”

            “?#20063;?#19981;是来问大嫂家叔之死的事,而是想和大嫂问一问……那车夫王?#20154;?#26102;的情形。”

            院子里又是一静,继而冯氏的声音陡然激动起来,连连叫道:“不知道,我?#35009;?#37117;不知道,我?#35009;?#37117;没看见,你别来问我,别来问我!”

            显然,她是真的看到?#35828;?#26102;可怕的场景,所以才会吓成这个样子。

            唐剪不想?#30001;?#22905;的恐惧,但他毕竟也不能就?#27515;?#24320;。

            自己缓了口气,也让冯氏缓了口气,唐剪才又开口:“大嫂不要害怕,我?#21019;?#21548;此事,也是为了捉到那害人之人,留着她在,诛心镇只怕还会再生祸端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不是人,那是鬼,是鬼啊!”冯氏脱口叫道:“你有?#35009;?#26412;事能捉鬼?!别来问我,别来问我,?#20063;?#24819;惹到鬼,?#20063;?#24819;死,更不想害了我当家的啊!”

            冯氏惊惶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声,似是恨不得立刻赶走唐剪。但她这脱口一叫,却也便算是?#33125;?#20102;她确实看到了那“恶鬼杀人”的一幕。

            “娘,你说?#35009;?#21602;??#35009;?#39740;?我们家里有鬼了吗?”这时,那稚嫩的童声又害怕地发问了。

            “没有,没有鬼,小山不怕,不怕。”唐剪似乎看到冯氏把孩子抱在了怀里,流着眼泪无力地安慰,心中顿时一阵愧疚。

            “大嫂,请相信我,只要被我找到她,不管他是人是鬼,我都?#27426;?#20250;让他滚回地狱,绝不再让孩子活在惊恐之?#23567;!?#21776;剪趁机做出尽显笃定的承诺。

            “我真的?#35009;?#37117;没看见,求求你,放过我们母子吧。”妇人终于哭泣起来。

            唐剪不想再惊吓妇人母子,可他需要从她这里得到信息,以求杀死那个“恶鬼”,还给诛心镇,也还给她们母子太平。

            所以,深吸一口气,他终是幽幽说了句吓人的话:“大嫂难道以为它游荡在诛心镇,你不惹它,她就不会伤你吗?”

            他这句话让院子里猛地一静,似是把妇人已经吓到无法出声。

            唐剪愧疚地等待着,良久,冯氏终于颤抖着再次发声,终于说:“好吧,那我就和你说?#30340;?#39740;是?#35009;?#26679;子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多谢大嫂!”

            “那鬼……”冯氏语声颤抖犹疑,似乎是想到那“恶鬼”的样子,依然感到彻骨的恐惧,“那鬼是个……白面老太,身材似乎……比男人还高,穿着……穿着五颜六色的奇怪衣服,戴着……古怪的高帽子,伸着……伸着长长的舌头。”

            唐剪的眉头倏地锁紧,他万没想到冯氏说出的完全不是那“打着油纸伞,穿着百褶裙”的女鬼,竟然会是另一个版本。

            冯氏是目击者,她的描述当该不错,可为?#35009;?#37027;些闲谈之人会描述出完全不同的一个版本呢?唐剪心中不解,又?#22052;?#34385;。

            既然冯氏说的鬼不是“白衣女鬼”,自然也就不是自己在土地庙窥到的那个白色人影了,那么,那白色人影又是何人?

            “大嫂可看清了那‘鬼’的样貌?是否是曾有印象之人?”唐剪问。

            “没有,我以前绝对没有见过她。她长得?#27973;?#19985;,就是鬼的样子,还有她长长的舌头,就像……就像地狱里的无常!”冯氏的说话流畅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“那……大嫂可看清了她当时是如何杀人的?”这是唐剪要问的最后一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“她杀人……她就是凭空在房檐高的地方飘着,拎着王度的脚,撕开了他的肚皮!”冯氏似乎又看到?#35828;?#26102;的情形,声音已经不由自主变得尖利。

            “娘,我怕!”孩子的声音终于“哇”地一声哭了。

            孩子的哭声让唐剪越发愧疚自己的盘问,在孩子的哭声中,他告辞离开了。

            从始至终,唐剪都只是站在阮山郎家门外?#22836;?#27663;对话,所以他不知道,就在冯氏最后那?#27426;?#27785;默之时,她的屋子里突?#27426;?#20102;一个烧焦的枯木般又高又瘦的黑衣人,之后,她对唐剪说的所有的话,就已经都是黑衣人拿着的一张纸?#38386;?#30528;的内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手机同步首发男频灵异小说《诛心镇》

            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2231 阅读本书;

            使用手机访问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2231/470303 阅读此章节;

            幸运28娱乐平台
            <big id="hcdzo"><noscript id="hcdzo"></noscript></big>
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hcdzo"><tr id="hcdzo"><object id="hcdzo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hcdzo"></em>

              <em id="hcdzo"></em>
              <dl id="hcdzo"></dl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hcdzo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hcdzo"><noscript id="hcdzo"></noscript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hcdzo"><tr id="hcdzo"><object id="hcdzo"></object></tr></progress><em id="hcdzo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hcdzo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l id="hcdzo"></d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hcdzo"></progress>